"他大义凌然地宣布要把纯净过滤给你
过滤得只剩下了残骸还要你歌颂感激"
-脱氧核糖核酸-

【卡米尔单人】青鸟

对卡米尔过去的完全捏造

对于雷狮的崇拜(?)妄想or亲情向

卡米尔印象中雷王星一直是阴沉沉的铅灰色,没有光线。整个生长发育期他都蜷缩在高塔一隅,房间是那样狭窄,以至于仕女敲门送来三餐的时候都必须弓着腰以免被磕到额头。卡米尔坐在窗台上漫不经心地翻着旧书本,暗黄纸页上画着各个豪强的家族纹徽,他属于紫藤纹的那一个,却被当作杂草丢弃在冷冰冰的黑塔里自生自灭。漫长的生长痛里他唯一的娱乐是窥探塔外的彩色世界,卡米尔抱着冷掉的早餐向外张望,生锈的铁栏杆把景色分割成规整的长方形再呈到他的面前。塔位于皇宫花园与森林的交界处,有大片草地,不知名花朵如星辰点缀于银河,开放在道路两侧。卡米尔对于世界的最初认知始于...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follow数量666
不开点文,反正也没人点而且我还有那么多坑没填
八月更新速度会下降,follow慎重
700fo的时候再挑两个朋友送手写段子好了(你醒醒不会有的)

【降泽】Competitor

if降谷和泽村高中不是一个球队的捏他


降谷从同桌喋喋不休的课间谈话里认识了泽村荣纯。在怀着对于热血与青春憧憬的少年口中,对方的形象一点点丰满起来:元气十足,生机勃勃,投球时眼神专注,就像是典型的少年少女漫画里,热血上头但又不让人讨厌的男主角。


那时候降谷刚进高中没多久,但已经稳稳将王牌背号握在手中,人称怪物王子,两次被宝矿力邀请去为甲子园拍摄宣传广告。生活除了正常上课就是练习投球,综合能力身边同辈人望尘莫及。不论是教练还是捕手搭档对他都寄予重大希望,期盼降谷能凭借高速球碾出通往甲子园舞台的阳光大道。这份对于泽村荣纯的过分关注,连降谷也觉得吃惊:对方不过是一个来自不知名高校的左投...

【御泽】超级粉丝

御幸刚开Twitter一个月,动态没几条,粉丝早已直冲两万。仓持嫉妒地称之为“蓝颜祸水”,并且愤怒地表示明明粉丝里面为了看颜的女粉至少占了三分之一,为什么自己的关注数却不到御幸的一半。“我动态发得比你勤快多了好吗!”他不满地一脚踹开御幸的小毛毯抱怨道,“除了池面和偶尔的技术流您还真是没什么优势吧恶劣眼镜!”

御幸笑而不语,默默打开粉丝列表,指着他的第一位粉丝。“因为你没有超级骨灰级粉丝啊, ”他推了推黑框眼镜,躲开了仓持一击老拳。“哎呀呀,这说明我比较有魅力啊洋一君~”

仓持气得几乎被呛到,神情凶恶地扑上去妄想掐死对方。御幸连忙举手求饶。“明天亮桑要来,晚饭我包,烛光加西餐。”...

妈 妈耶!!!(痛哭流涕)现在才看到的我ksmsbvdikwbebyqumsnbianwbyksbvwh现场疯掉(邓摇.gif)呜呜呜谢谢壳总呜呜呜这个短毛的莫仔真是太让人心动了(爆炸)壳总我爱您

洋芋头妹妹:

 @-脱氧核糖核酸-  给酸哥迟来的生贺!!!咕哒莫仔♂!!酸哥一定会越写越吼der!(比心)

【降泽】Sparking!!!

降泽短打两篇

阅览感谢

"A step from lips"

今年夏天的漫长程度超乎想象,降谷从投手丘上走下时早已汗流浃背,额前黑发被汗水黏成一簇贴着鼻梁,前来换投的川上递来冰毛巾,担心地询问一年生身体是否感到不适。"你不要硬撑啊,"性格温和的前辈帮降谷拧开宝矿力,"我们后面还有泽村呢,这场比赛绝对可以拿下的——!"

他顺着休息区里传来的声音望去。泽村正扒着护栏大声怒吼"川上前辈千万不要紧张!!!深呼吸!!!你身后还有我!就算落下再多分数我泽村也可以一口气追回来的!!!",而仓持努力地尝试抑制住自己太阳穴上...

1 2 3 4 5 下一页

© -脱氧核糖核酸- | Powered by LOFTER